视角 | 我们真的可以让自动驾驶汽车“自动驾驶”吗?

来源:交通言究社 | 2017-04-11 11:29

近日,Uber的自动驾驶汽车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发生一次撞击事故,造成翻车,Uber暂停了无人车试验。其实,早在去年就已经发生了3起引发媒体热议的涉及特斯拉汽车“自动驾驶”功能的交通事故(中国2起、美国1起)……自动驾驶技术虽已成为汽车行业和智能交通领域发展变革的新热点,但新技术的应用,势必会带来新的挑战。自动驾驶技术本身以及相关企业、监管体系等存在哪些问题与挑战呢?公安部道路交通安全研究中心进行了分析和探讨。


看看特斯拉“自动驾驶”功能汽车发生的那些事故 


1、发生在邯郸的特斯拉事故 


2016年1月20日14时许,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一辆特斯拉轿车与前方一辆道路清扫车发生追尾,导致轿车驾驶人身亡,车辆损坏严重。行车记录仪显示,特斯拉轿车在事发前近10分钟内,均以恒定速度行驶在高速路快车道,且驾驶人在哼唱歌曲(很可能开启了“自动驾驶”功能),事发时没有任何转向或制动操作;道路清扫车事发时正在施工作业,作业警示灯开启。


1

▲ 特斯拉追尾碰撞前瞬间画面


事故原因初步分析:特斯拉驾驶人未留意交通环境和实时操控车辆,是造成追尾事故的直接原因。当地警方认为,特斯拉驾驶人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机动车,负事故的主要责任。清扫作业车未按标准装备后下部防护装置,该驾驶人驾驶安全设施不全的机动车上路行驶,加剧了事故后果,应负事故的次要责任。根据产品质量和侵权责任相关法规规定,关于是否涉及特斯拉汽车产品责任,需要进一步读取分析车载数据后确定:若事故发生时,“自动驾驶”模式未开启,则不涉及产品责任;若“自动驾驶”模式开启,可能是因传感器、控制策略等缺陷引发事故,则涉嫌涉及产品责任。


事故后续:特斯拉公司称,由于车辆碰撞后损毁严重,失去向服务器传输行车数据的能力,因此目前厂家无法判定事故发生时,“自动驾驶”模式(“Autopilot”)是否开启。为减少消费者误解,厂家已将Autopilot中文翻译由“自动驾驶”改为“自动辅助驾驶”,并严格要求销售人员将这一系统表述为驾驶辅助系统。2016年7月,上述事故中特斯拉驾驶人家属将特斯拉中国销售公司起诉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称“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并不成熟,但仍然通过宣传夸大并诱导用户去信任这套系统,涉嫌以欺诈方式提供商品,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要求赔偿损失一万元”。2016年9月20日法院进行了开庭审理,但未作宣判。


2、发生在北京的特斯拉事故 


2016年8月2日,特斯拉驾驶人在启用“自动驾驶”跟车过程中,系统没有识别出前方车辆,造成两车不同程度损伤的追尾事故。


2

▲ 特斯拉追尾碰撞前方故障小轿车


事故原因初步分析:事故发生前,特斯拉“自动驾驶”模式开启,障碍物为常见小轿车,且天气情况良好,但“自动驾驶”系统可能未及时、有效辨识障碍物,从而导致事故发生。


事故后续:涉事车主在微博中发布了事故详细情况,并表示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权益。该微博被大量转发,但特斯拉公司未作回应。央视报道中另有其他车主反映,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对锥桶、行人等小型障碍物难以识别,多次险酿事故。


3、发生在美国的特斯拉事故


2016年5月7日,一辆特斯拉轿车行驶在佛罗里达州高速公路车道线内,遇路口处一辆横穿马路的货车,特斯拉轿车未采取任何措施,垂直撞向货车货柜下方,致使特斯拉驾驶人当场死亡。事发时,特斯拉轿车开启了“自动驾驶”功能。美国政府专门调查交通事故的委员会(NTSB)指出,事发时特斯拉车速约为119公里/小时,而道路限速为104公里/小时。


3

▲ 事发路口


4

▲ 涉事大货车和特斯拉轿车


政府调查情况:2016年7月8日,美国国家高速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致信特斯拉公司,要求其在2016年8月26日前,分两个阶段向政府提交协助事故调查的材料。若特斯拉公司未按期提交材料,则每逾期1天罚款2.1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4.5万元),罚款上限为1.05亿美元。NHTSA要求特斯拉公司提交的材料主要包括:一是车辆信息,包括车辆基本信息,车辆研究、设计、仿真、测试等资料,传感器和控制算法资料,车辆软件升级情况,以及产品投诉和其他事故信息等;二是事发时车辆驾驶模式及其控制策略信息;三是对事发时的交通场景和车辆性能、功能等情况进行事故重建。


特斯拉公司回应:特斯拉公司予以及时回复,并公布了两种可能造成事故的技术原因:一是事发时天气晴朗、阳光强烈,车辆视频传感器和毫米波雷达未能辨识出前方白色货车;二是货车横穿道路且车身较高,系统误将其认为是桥梁等建筑物,因而未采取任何措施。


特斯拉公司采取的补救性措施:针对此次事故,特斯拉公司采取了以下两项改善措施:一是强化驾驶人检测与警报功能。当系统检测到驾驶人未将双手放置在方向盘上时,将通过声响、视觉等方式向驾驶人发出警报;通过升级软件,缩短了警报前的检测响应时间。二是增强环境感知能力。通过升级控制系统软件,加强了车辆辨识场景、障碍物的准确性和广泛性。


事故后续:在经过历时 7 个月的漫长调查之后,2017年 1 月 NHTSA (美国国家高速公路安全管理局)公布了对特斯拉自动辅助驾驶系统(Autopilot)的调查结果:未检测到特斯拉自动紧急制动系统与自动辅助驾驶系统中存在任何设计与表现的缺陷。在此次调查中NHTSA报告还指出,特斯拉的Autopilot功能指的是ADAS(高级驾驶辅助系统)并非是“自动驾驶”,此功能需要驾驶员在驾驶时时刻保持对路况的关注,并时刻做好接管汽车的准备;与此同时,特斯拉在用户手册和人机界面中已经给予了足够的警示,驾驶人须仔细阅读;尽管现阶段的ADAS可以避免大多数事故的发生,但驾驶员在驾驶过程中也不要将一切交给ADAS。


关于自动驾驶汽车 这些你都知道吗?


上述3起事故反映的自动驾驶问题,不单是特斯拉公司,也是整个自动驾驶行业面临的共性问题。这些问题需要相关部门不断完善政策、推动其发展,相关企业规范推广与宣传,以及消费者个人对自动驾驶功能的正确认知。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消费者应注意,目前的“自动驾驶”仅是辅助驾驶。特斯拉公司CEO马斯克曾经在发布会上说过“It’s autopilot not autonomous”,承认Autopilot不是自动驾驶;NHTSA(美国国家高速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事故报告中也指出Autopilot系统可以一定程度上避免后端碰撞,但不能避免所有碰撞模式(包括交叉路径碰撞);另外许多专家也指出,目前“自动驾驶”汽车常采用的摄像头图像识别和毫米波雷达技术都存在一定技术缺陷,前者易受光照条件影响而做出误判,后者感知范围有限而无法辨识前危险。由此可见,此时的“自动驾驶”技术不仅不能完全解放驾驶人,反而更易使驾驶人盲目乐观、放松警惕,从而引发交通事故。因此,驾驶人在驾驶车辆过程中切不可过度依赖“自动驾驶”功能,要时刻保持警惕,做好随时接管车辆控制权的准备,切记不要让“人因”成为“祸因”。


2、相关企业应规范宣传,莫要夸大自动驾驶功能。特斯拉“Autopilot”功能,原意指“辅助驾驶”,但翻译后将其夸大为“自动驾驶”,这一解释不仅夸大了自动驾驶产品的功能,同时误导了消费者,致使其在驾驶车辆时较长时间交出汽车的控制权,从而引发交通事故。因此,相关企业在销售其产品时应规范宣传,降低消费者对产品功能认知的混淆。目前在特斯拉的中文官网上,也看到了特斯拉将 Autopilot 翻译变更为“自动辅助驾驶”。


3、政府相关部门需完善政策,保障行业健康发展和群众出行安全。面对自动驾驶技术带来的交通出行变革和诸多新兴问题,政府相关部门应积极应对,以“鼓励创新,包容审慎”的态度,引导支持其发展。虽然我国汽车产业起步晚、底子薄,但政府正在积极支持自动驾驶等新型技术发展,并将自动驾驶与智能交通、汽车自动化与网联化等概念创新融合,提出了“智能网联汽车”定义。自2015年以来,相关部门陆续制定出台了一系列政策规划、技术标准、管理规范,来鼓励引导智能网联汽车发展,并使群众免于新技术带来的交通安全风险。


5


结语:总的来看,目前自动驾驶汽车技术尚不成熟、标准还不明确、政策也在完善之中,而相比于美国及其他国家,我国交通情况、道路条件、驾驶行为等方面的行车条件更为复杂,因此我国自动驾驶汽车的发展应用必将是个漫长、曲折的探索过程。

关键词
编辑推荐

登录

您需要登录才能继续操作

还没有账号?

使用个人邮箱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