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交警:创新机动车查验工作方法 让非法改装、拼装无处遁形 | 深化放管服改革

来源:122交通网 | 2018-07-06 15:29

导语:近日,公安部在浙江宁波召开深化公安交通管理“放管服”改革现场推进会,对公安交管部门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提升交管服务便利化水平,不断满足新时代人民群众新期待新要求进行专题部署。在推进公安部“放管服”改革和浙江省“最多跑一次”改革中,宁波交警支队大力简化优化车驾管服务,尤其在机动车查验工作中,创新推广应用封闭式查验工作法、精简优化查验工作流程,取得明显成效。那么,宁波交警在机动车查验中采用了哪些方法?有哪些经验值得借鉴?


创新机动车查验工作 宁波交警采取了哪些有效手段?


1、在全市创新推广应用封闭式查验工作法

2017年以来,宁波交警支队创新机动车查验工作机制,在全市推广应用封闭式查验工作法,所有需要查验的机动车均由专职引车员驾驶进入封闭式查验工作区,然后由查验员对随机驶入查验位的车辆开展查验。在此期间,非工作人员禁止进入查验工作区,避免对查验工作带来干扰。


在查验过程中,查验员均严格按照规定使用便携式查验智能终端设备(PDA)记录查验结果,并实时上传至查验监管系统。查验工作结束后,还是由专职引车员驾驶车辆驶离查验工作区,然后再与车辆驾驶人进行交接,整个检查过程均在执法记录仪和视频监控拍摄下完成。


▲ 图1:在全市推广应用封闭式查验工作法


2、严格落实查验员查验仪器设备,优化升级查验工具

在机动车查验过程中,查验员根据公安部《机动车查验工作规程》的相关工作要求,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和机动车国家安全技术标准对车辆进行查验。对机动车进行查验的关键是确认车辆的唯一性,查验车辆识别代号、发动机号是否存在焊接、凿改、打磨、垫片等异常情况;是否存在非法拼装或篡改套用其他机动车信息的嫌疑。在具体的查验中,根据不同的查验项目,检查车辆的品牌型号、整车外观形状、颜色、轮胎完好情况等;核查车辆相关凭证、安全装置是否齐全等。


通常情况下,查验员使用车辆识别代号信息读取仪器(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汽车读码器)获取随车电脑信息,确认车辆识别代号与登记时的车辆识别代号是否一致,高性能的汽车读码器还能读取车辆主要零部件生产日期、编程日期等相关信息,方便查验员与机动车登记时的情况做比对。在日常工作中,每位查验员都配备简易汽车读码器,便于开展工作。


为提升查验工作的效率和精准度,宁波交警优化升级了查验工具。在查验工作中,查验员使用的油漆涂层测厚仪、超声波金属探伤仪、内窥镜等仪器设备,主要用于检查车辆识别代号、发动机号以及车身是否存在焊接、凿改、打磨、垫片等异常情况。通常情况下,车辆在维修喷漆后,查验员在查验过程中,用肉眼很难发现车身、车架是否存在焊接、拼接等情况。查验工具的优化升级,有益于查验员尽可能准确的确认查验车辆的真实身份。


▲ 图2:查验员按照规定查验机动车


3、建立车辆统一归口查验、嫌疑车辆司法鉴定、警种部门联动工作机制

如果查验员在查验过程中发现机动车的车辆识别代号及发动机号存在异常情况、汽车读码器读取的信息和登记信息不符、多个车辆配件的生产日期与机动车登记的生产日期存在逻辑异常、车辆存在盗抢、走私、车身拼接等嫌疑时,由现场监管民警负责采集嫌疑证据,然后统一移交到车辆管理所嫌疑车辆调查岗进行下一步排查处置,必要时委托第三方司法鉴定机构介入。同时,宁波交警还利用信息化手段,建立重点车辆黑名单信息库,形成系统自动预警,重点核查甄别,加强嫌疑车辆源头防控。此外,车管所还与治安、刑侦等相关部门形成联动机制,相互协作,共同打击查处走私、盗抢车辆。


截至目前,宁波交警支队在全市范围内,共调查嫌疑车辆1900余辆,锁定交通事故全损拍卖车2700余辆,核实并查扣拼装、拼接、私自篡改等问题车130余辆,查实处置87辆。其中,对3辆涉嫌盗抢汽车均移交公安刑侦部门办理,对58辆拼装汽车进行报废处理,26辆“问题车辆”移交登记地车管所处置,还对125辆违规汽车责令进行整改。


机动车查验案例分析 看宁波交警如何让非法改装等车现真身


案例一:“全损拼装车”难以遁形

2018年5月7日,宁波车管所在查验号牌号码为“浙BG136G”丰田轿车时,发现该车车架号存在打磨痕迹。经嫌疑车辆调查岗进一步确认,该车存在车架号焊接、车身前后拼接问题,焊接印迹上部位于车辆B柱前的上边梁,下部位于前排座椅下端,左右贯穿车身,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


办案民警询问车主尤某得知,该车是从“博车网”拍买所得,为交通事故全损车辆,因车身前部在事故中受损严重已无法修复,于是在北京购买同款车型的前半部分车身,然后进行焊接拼装。目前,该车已暂扣待处理。



案例二:“克隆车”牵出案中案

2017年6月,宁波市民刘某从江苏某二手车中介公司购买一辆帕萨特轿车,在宁波车管所办理转入查验时,查验员发现车辆的车架号、发动机号均有重新打刻的痕迹,且车辆档案中合格证和发票均伪造嫌疑。


嫌疑车辆调查岗民警通过技术手段,还原了这辆“克隆车”的真实身份,并主动联系受害人保障其合法权益。经进一步调查,办案民警挖出了一起涉及20辆同款车型、涉案金额达200多万元的诈骗案。在车管所协助下,刘某已向二手车中介公司索回购车款。目前,案件正在全力侦破中。



案例三:走私“顶包车”难逃“火眼”

2018年6月6日,宁波车管所在办理号牌号码为“浙BX038C”的保时捷“卡宴”汽车补领登记证书业务时,通过查验发现,该车多处配件生产日期不符,且存在无铭牌、车头标签粘贴、车架号字体不符等疑点。


车管所遂即启动嫌疑车辆调查程序,通过OBD读取该车车辆识别代号“WP1AC29P44LA93079”,经查询核实并无盗抢及注册记录。此外,该车车架号与档案中的注册、过户时所留存的拓印不符,涉嫌走私“顶包车”。同时,查验民警立即询问当事人,该车为淘宝网法院拍卖所得,由安徽省芜湖市人民法院提车后在广州番禺修理。目前,车管所已依法扣留该嫌疑车辆,并移交芜湖市人民法院进行处理。



案例四:蛛丝马迹显“盗抢车”原形

2018年1月4日,号牌号码为“浙B2K6E2”的丰田凯美瑞轿车在宁波市和美(社会代办)机动车登记服务站办理转移登记,查验人员通过仔细查验发现,该车车架号所在横梁焊点异常,遂移交车管所嫌疑车辆调查岗。


经嫌疑车辆调查岗民警再次查验确认,车架号所在横梁为后期焊接,发动机号系人为粘贴。车管所深挖线索,对接宁波市保监会,获知该车曾经在2013年发生过严重车损交通事故,存在以其他车辆“顶包”的违法嫌疑。


通过技术还原,车辆的真实发动机号为“2AZ-C*67*57”(“*”为被破坏点),通过全国被盗抢汽车信息系统对残留的发动机号进行模糊查询,系统显示“苏A133M2”被盗抢丰田凯美瑞轿车信息,比对后与嫌疑车辆“浙B2K6E2”凯美瑞轿车特征相吻合。为进一步固定证据,车管所致函广汽丰田汽车公司,要求对该车的主副安全气囊编号进行查询确认,最终证实了该车真实身份就是全国被盗抢汽车信息系统登记的丰田凯美瑞轿车“苏A133M2”。


目前,此案已移送被盗抢车立案公安机关作进一步侦查。



(资料来源:宁波市交通警察局车辆管理所)

编辑推荐

登录

您需要登录才能继续操作

还没有账号?

使用个人邮箱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