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独角戏到大合唱 任丘农村道路交通安全综合治理新模式再探访

来源:法治河北 | 2019-05-24 18:15

近年来,农村机动车保有量不断递增,发生在农村的交通事故也随之攀升。


而长期以来,农村道路是交通安全治理中的短板、薄弱环节。


随着美丽乡村建设、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对农村交通安全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当前的治理模式已经不适应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改善的需求,改革创新、破解难题,探索农村道路交通安全治理新模式成为各地面临的紧迫课题。


早在2017年底,任丘市就开始作为试点,探索新时期农村道路交通安全综合治理新模式。去年10月30日,全省农村道路交通安全综合治理现场会在任丘召开,会议总结推广了“任丘模式”。


经过一年多的运行,成效如何?近日,记者再次来到任丘,进行了探访。


村交安站:将交通安全隐患剔除在出村、上路前


“大家都注意保持秩序,不要拥挤。”5月14日下午5时许,在任丘市出岸镇四村一家幼儿园门前,2名身穿写着劝导员马甲的村民在幼儿园门前胡同里疏导交通,维持秩序。


喊话的劝导员叫王运涛,每天下午放学时,他就会过来维持秩序。


1

四村交通劝导员王运涛守在幼儿园门口维持秩序


自从担任四村交通劝导员来,王运涛获得了一个新的称号“一口清”,因为要摸排、统计村里的机动车、驾驶人信息,他多次入户调查统计,以至于随口就可以答出谁家有什么车辆,分别是什么,驾驶人是谁。


从2017年底,任丘作为试点,探索农村交通安全综合治理新模式开始,四村就成立了村级交通安全工作站。村委会专门腾出一间办公室,工作站由村干部、环卫监督员、气化监督员等5人组成。


王运涛和其他几位成员履行村级交通安全工作站职能,主要包括摸排车辆和驾驶人信息、劝导交通违法、宣传交通法规、报送交通管理信息等5项职责。


此外,每逢红白喜事、集市、民俗节庆等重大活动时,他们就去疏导交通,加强交通安全提示,将交通违法和安全隐患消除在出村、上路之前。



2

劝导员对驾驶人安全提示


在石门桥镇史村村委会,农村交通劝导员丁玉申通过监控大屏幕看到,在村里某路口,两辆汽车没有按照划定的停车线停车。当即,丁玉申打电话通知村里巡逻的劝导员赶过去寻找车主,劝说其规范停车。


丁玉申介绍,村里安装了数十个监控探头,能够实施监控村里的交通状况,一旦发生拥堵、交通事故等等,劝导员都能第一时间赶过去处理。



3

通过监控可查看村里交通情况


如今,老百姓明显感觉到,出门更顺畅了,不用担心遇到堵车,也不用担心遇到“带病车”“酒驾”等马路杀手。


“村里不出交通事故,家家都平平安安的,日子才能过好。”这成为村民的共识。


镇政府:多了一份职责,却增加了一份感情和信任


村里有村级工作站,负责村一级的交通安全管理工作,能管住点。而乡镇设立了交通安全管理办公室,作为乡镇级专门机构,目的是管住面。


任丘市出岸镇镇长刘建霞担任该镇交安办主任,她见证了乡镇开展农村交通安全管理工作从零开始,从无到有的历程,她自己也经历了从最初的不理解,“要我干”到如今“我要干”的转变。



4

设立在石门桥镇政府的交安办


在最初推广这一模式时,刘建霞也有抵触心态,“乡镇工作千头万绪,乡镇干部已经满负荷运转了,而道路交通安全工作本来就是交警的职责,怎么又推到我们乡镇了头上?”刘建霞很是不解。


随着工作开展,刘建霞有了新的认识和感悟。


开展基层工作很多时候需要做群众工作,而这项工作恰恰需要进门入户,和老百姓面对面接触交流。而这些工作恰恰又是为老百姓生命负责,为老百姓出行畅通负责,村民也支持,这一下子增进了干群感情。


“多了一份职责,多了一份交流,却增加了一份感情和信任。”刘建霞受益匪浅。


在工作中,刘建霞还意识到,这项工作并不是孤立的,农村道路交通安全和美丽乡村建设、乡村振兴战略密不可分。农村道路不安全,美丽乡村、乡村振兴战略将得不到保障。



5

设立在石门桥镇政府的交安办


同时,因为交通事故容易引发返贫、诉讼、信访等问题。相反,如果交通事故少发或者不发,那么乡镇干部就可以将更多精力投入到有效工作中去。


正是认识到这些问题,刘建霞在开展工作中,能动性更强,使得工作推进更加有力,2018年,出岸镇农村交管工作成绩在全市排名第一。


派出所:威信提高,老百姓满意度提高


村里有工作站,乡里有交安办,点面结合,相辅相成。可交通违法执法,具体交管业务办理还得依靠交警部门。


长期以来,交警对农村交通安全管理鞭长莫及,心有余力不足。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任丘市在各个乡镇派出所建立了交警中队。人员不变,由派出所教导员或副所长兼任交警中队长,配备1名民警、5名辅警。



6

设立在石门桥镇派出所的交警中队


和刘建霞一样,北辛庄派出所所长王海鹏也是经历了从抵触到支持认可的心态。


最初,听说要在派出所成立交警中队,增加交警业务,王海鹏心里嘀咕,“这能行吗?派出所事多警力少,面对的是复杂、琐碎的日常工作,根本没有精力顾及交警工作。”


随着这项工作的强力推进,王海鹏欣喜地看到辖区发生了变化,派出所工作也发生了变化。


以往,全市交通事故都是由交警大队事故科处理,事故科民警需要在全市范围内东奔西跑赶赴事故现场,出警时间长,群众也不满意。如今,接警后,当地派出所交警中队民警几分钟就能到达现场处理,大大减少了群众等待时间,群众满意度在提高。


7

派出所交警中队疏导集贸市场交通秩序


派出所交警中队民警可以不定期在乡村道路设卡查酒驾等交通违法行为,这让老百姓意识到,不仅仅是城区查酒驾,农村也查酒驾,侥幸心理在消失。


一次,派出所交警中队民警查处了一个酒驾村民,该村民父亲得知这一情况后,火速赶往派出所。王海鹏以为村民父亲要来闹事,结果,一见面老父亲就对民警连声道谢。原来,儿子爱喝酒,酒后还开车,他多次劝说无效,总担心儿子路上出事。这次儿子被查,老父亲一旦也不生气,反而是感谢民警救了他儿子一命。


老父亲的一番话道出了不少村民的心声,尤其是一些父母妻儿的心声。“我们查酒驾,也受到妇女同志们的欢迎。她们跟我们反映,在家里管不住丈夫喝酒开车,如今村里也查酒驾,丈夫再也不敢酒后开车了。”



8

交警和劝导员对驾驶人加强安全提示


不仅如此,派出所交警中队在设卡查处交通违法时,还能有意外“收获”。去年,石门桥派出所交警中队在查酒驾时,发现车内一人神色慌张,凭借职业敏感度,民警察觉到此人有问题,经过进一步调查,此人为一名逃犯。



9

石门桥镇派出所所长王献民介绍交警工作


派出所交警工作开展后,交通秩序好了,交通事故少了,因为交通事故引发的斗殴、寻衅滋事治安案件也少了,老百姓安居乐业。正如任丘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张建兵所言,“一所一队”模式消除了农村道路交通安全管理真空,提高了农村道路交通安全管理效率,提升了群众的满意度。


市政府:农村交安工作和环保、脱贫等工作一样重要


去年,全省农村道路交通安全综合治理现场会上,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刘凯就指出,各地要学习“任丘模式”好的管理经验。市、县两级党委政府要全力抓保障、破难题,抓推进、促落实,走出了一条“安全责任清、工作机制实、道路交通畅、群众反映好”的治理之路。


在这一思路指引下,任丘市通过制度设计以及健全考核奖惩机制将农村交通安全综合治理上升为“政府行为”、“社会行为”,将过去口头监管的“软口号”变为责任明确的“硬措施”,将过去公安主导的“一家独唱”变为各级、各部门责任共担的“集体合唱”。


任丘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张建兵介绍,任丘模式开展运行,离不开任丘市委、市政府的强力推动与支持。“任丘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这项工作,市政府主要领导亲自部署,调研督导。去年,任丘市将农村道路交通安全综合治理列入深化改革重点项目,今年,新建、改造42条农村公路被列为十大民生实事之一。“


10

任丘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张建兵介绍任丘农村交管工作


不仅如此,任丘市还将农村道路交通安全管理工作纳入全市社会经济发展考评体系,把此项工作作为干部选拔任用重要依据。


除了出台文件明确乡村两级交安组织和“四支力量”建设标准、工作职责、运行模式以及考核项目、考核内容和评分标准外,任丘市还注重从落实考核奖惩上强力推动。


任丘市规定,对各乡镇排名“一月一通报,一季一考核”,对连续三次排名末位的,常务副市长对乡镇长进行约谈,对连续半年排名末位的,市政府主要领导对乡镇长进行约谈。


任丘市政府办副主任禹宁辉介绍,今年任丘市将拿出50万元奖励农村道路交通安全综合治理工作排名靠前的乡镇,“通过奖优罚劣,让大家意识到,农村交通安全管理工作就像环保、脱贫攻坚等工作一样重要。”


11

任丘农村标准示范路一隅


经过一年多的运转,“任丘模式”效益显现,沧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李克良对这一模式给予了高度肯定,李克良表示,要继续将“任丘模式”做实、做大、做强,为提升新时代社会治理水平闯出一条新路。


如今,“任丘模式”已经在沧州全市范围内推广,在全省其他地市也逐步落地开花,最终,为广大农村群众安全出行创造良好的交通环境。


12


记者手记


守护好农村道路交通安全并非无计可施


一组数据显示,2017年,任丘市共发生各类伤亡事故4447起、死亡112人。其中,农村道路交通事故2757起,占总数的62%,死亡72人,占总数的65%。


这足以表明,农村道路交通事故高发,危害性大,已经不容忽视。


而回到现实,情况却令人不尽满意。长期以来,农村道路交通安全管理是短板。农村道路标准低、安全设施缺失,安全隐患多,与此同时,受警力紧张制约,农村道路交通日常管理盲区漏洞多,加上农村驾驶人交通安全意识相对淡薄,多种因素叠加,使得农村交通事故节节攀升。


而另一种现实情况却是,农村的机动车保有量在逐年增加。仍以任丘为例,任丘农村机动车保有量已经超过10万辆,并且每年以12%的速度递增。


老百姓生活富裕了,在享受发展红利时,不能再以生命安全为代价,不能再让广大农民兄弟流汗同时,再流血流泪。


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任丘模式”作为一种农村道路交通安全综合治理的有益探索,趟出了一条路子。


经过一年多的运行,“任丘模式”已经初显成效。


截止到2018年底,全市农村道路交通事故“四项指标”同比分别下降21.38%、34.23 %、32.76%、 19.85%。


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1至4月份,任丘全市农村道路交通事故起数425起,2018年587起,同比下降27.59%,交通事故死亡人数10人,2018年15人,同比下降33.33%。


另一组来自中国人保财险任丘支公司的数据显示,今年1—4月,任丘理赔件数同比下降了780多起,理赔金额同比下降了300多万。


这也说明,任丘交通事故在减少,广大群众的安全感、幸福感、获得感在提升。


如今,“任丘模式”在沧州全市推广,成为可复制、可推广、可深化提升的先进经验。


它的精粹、内核就在于打破了以往农村交通安全管理由公安主导,由公安一家“独唱”,改变为政府主导,各级、各部门责任共担的“合唱”,形成了农村交通安全综合治理“有人干事、有权管事”的局面。


因此,这种模式是有生命力的,是可持续的,必将发挥出更大更好的社会效益。

编辑推荐

登录

您需要登录才能继续操作

还没有账号?

使用个人邮箱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