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零伤亡愿景”,要从在自家门前保护儿童做起

来源:交通言究社 | 2021-09-09 14:29

导语:当前,我国城市老旧小区改造工作在持续进行中,而在改造中,普遍存在“见缝插针”增加停车位的现象。这种做法侵占和压缩了儿童活动和玩耍的空间,使其被迫在小区内机动车通行的道路上活动或在停放的机动车旁边蹲坐玩耍,这极大增加了儿童发生交通意外的可能性。在此情况下,如何在解决老旧小区停车难问题的同时,确保小区公共区域的安全,保护儿童免受伤害呢?今天,言究社就为大家推送一篇关于上述问题的探讨文章,希望能为相关现实问题的解决提供一种思路。


瑞典是上世纪90年代最早实施交通“零伤亡愿景”战略的国家,旨在达成交通事故零死亡并减少严重伤害的目的。其核心理念在于:生命与健康不能与其他社会利益交换,同时,认为:让人们因交通丧命或重伤,道德上完全无法接受。瑞典自启动 交通“零伤亡愿景”战略以来,欧美各国纷纷追随,效果斐然,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均大幅降低。


然而,据相关统计数据和分析研究,在已发生的交通伤亡事故中,发生在居住小区、自家门前的儿童伤亡事故尤为令人揪心。下面我们来看2起典型的致儿童死亡的交通事故:


2020年12月1日,上海浦东关岳路某小区内发生一起轿车撞到1岁幼童使其身亡的事故。2021年2月21日,上海浦东某小区发生一起车辆碰撞骑行滑板车的6岁女童并碾压致死的事故。事故都发生在上海浦东老式小区,儿童的监护人都近在身旁,都是在肇事车辆从路侧停车位启动瞬间发生。

1

图:轿车转弯撞倒儿童致其身亡


2

图:轿车起步后撞倒骑行滑板车的儿童


生命无价,儿童更是需要呵护的花朵。而另一面是,中国私家车保有量在二十年间急速增长。据公安部数据,2020年底全国机动车保有量达3.72亿,其中汽车2.81亿辆,私家车数量超过2亿。叹息之余,应认真思考交通“零伤亡愿景”,当如何从家门前做起,从保护儿童做起。


老旧小区改造:想方设法增设停车位vs禁车


前文所说儿童交通事故是发生在老式小区中,我们不妨从老旧小区面临的停车困境及改造思路上加以讨论。对于老旧小区,特别是根本没有地下停车位的老旧小区,应对“停车难”问题的大多数改造实践,都在于“见缝插针拓展地面停车空间”。比如,见诸报道的北京石景山某小区,重新规划中心道路,对人行道“瘦身”,中央行车道加宽两米多用来停放车辆。


3

图:北京石景山某小区中心道路车行道扩宽增设停车位(来源:北京日报) 


4

图:宁波某老旧居住区增设停车位(来源:中国宁波网)


“见缝插针”固然是智慧,但也不妨换个角度思考:无车时代规划建成的老旧小区能停放多少辆车呢?占用小区公共空间增设的停车位,满足了少数有车住户的需求,但相较于因此带来的安全隐患和所导致的出行不便,孰轻孰重?因路面停车导致消防车、救护车不得而入造成严重后果的事件也是屡屡听闻。而如前所述,交通“零伤亡愿景”核心理念在于“生命与健康不能与其他社会利益交换”。老式小区增设几十个停车位,造成儿童在家门口、在亲人陪伴下因事故伤亡,这一后果岂能容忍?


国外如何解决传统街区“停车难”问题?


国外城市设置禁车区的实践或许能给我们些许启发。近年来,巴塞罗那、墨尔本、伦敦都先后开展过分时段、分区段禁车的尝试。


5

图:巴塞罗那“超级街区”禁车改造


通过开展“超级街区”项目,巴塞罗那重新设计城市街道以限制交通,并为市民提供更多绿地与游憩空间。这一崭新项目,把传统街区转变为一簇簇“超级街区”,只有外围街道允许汽车通行,而内部街道属于步行者与自行车骑行者。崭新的无车公共空间,鼓励儿童和老年人使用,并为社会互动、体育运动和文化活动创造机会。巴塞罗那副市长Janet Sanz Cid称,超级街区项目是“为了人民赢回街区”。

6

图:巴塞罗那波里诺街区“超级街区”覆盖范围


当前国内城市老旧小区改造已成重要任务。想方设法增设停车位,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燃眉之急,但仍需谨慎。


为确保小区公共区域的安全,维护居民的良好生活品质,长远之计应当是尽最大可能禁车。即便无法在小区内部完全禁车,至少要施行人车分流,以及分时段、分区段禁车。毕竟,老式小区之中,把居民休闲、孩童嬉戏的门前空地供车辆之用,背离了最初的规划用途,也有悖于所有居民的利益。


若老旧小区禁车,如何满足扩增的停车需求?


老旧小区保持禁车的建议可能会被批评为“站着说话不腰疼”。毕竟,停车需求是随着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私家车保有量持续增加的势头而增加的。扩增的停车需求如何满足?解决办法不是以安全和生活品质为代价从老旧小区内部挖潜,而是与周边商业、办公、文化体育场馆、行政管理建筑或单位合作,寻求共享停车场。


重庆的魁星楼立体停车场非常醒目。它与解放碑的碑相距百米,与商圈、知名医院、若干老旧居住小区紧邻。新千年伊始,有开发商斥重资修建魁星楼,打造成书城,可惜惨淡经营,数年后关门大吉。随后被拍卖,烂尾楼改造为8层公共立体停车场,约1000个车位,极大缓解了商圈流动人群以及周边小区住户和办公人群的“停车难”问题。特别是跨越了渝中半岛下半城嘉陵江滨江路与上半城解放碑之间的高差,驾驶人可在停车场内部完成上下半城的直接衔接,缓解了渝中半岛交通拥堵。

7

图:重庆解放碑魁星楼立体停车场


沈阳市政府于2018年探索开放“共享停车场”。作为沈阳首家提供“共享停车场”的政府单位,沈阳市城乡建设委员会为附近的居民和社会车辆打开停车场大门,从每天19点至次日7点,对外提供闲置停车位,实现车位错峰共享。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停车位在夜间大多处于闲置状态,而住宅小区居民的停车需求恰在夜间,将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停车位在夜间共享给附近居民,可提高车位利用率,解决居民夜间停车难题。


“创建停车资源共享利用项目”也屡次被列入上海市政府的实事项目。以上海某购物中心停车场为例,在此租赁车位的居民,可在工作日17时至次日8时以及双休日和节假日错峰停车。错峰共享停车位不一定能满足所有需求,却非常精明,借助精细化管理,提供了极大便利。


实现交通“零伤亡”愿景前路漫漫。至少要从家门口做起、从学校门口做起,从最需要得到关爱的孩子做起,尽可能地划出一个又一个禁车区,给孩子们安全的生活和成长环境。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澎湃市政厅,作者:西南大学地理科学学院 相欣奕)

编辑推荐

登录

您需要登录才能继续操作

还没有账号?

使用个人邮箱注册